钱塘江尽到桐庐(神州观览)

时间:2019-07-24 22:43 来源:网络整理 作者:admin

原标题:钱塘江尽到桐庐(神州观览)

在浙西北桐庐的山水间行走,时常会与吟咏此地风光的古诗词相遇。在富春江畔的一长排诗碑上,在某家餐馆的墙壁上,在某个古村村口的碑记上,这些清隽的诗句不期然而然地跳进游人眼帘,为这一方土地上的无边美丽做着生动的脚注。

桐庐境内,峰峦竞秀,江河争流,山与水的交融,营造出一种清幽殊绝的韵致,被誉为“秀丽天成”。它的魅力的源泉,当首推富春江。富春江仿佛一条银色的玉带,绾接起两岸的山峦、田野和村落,迤逦连绵,延展成为一幅美不胜收的巨幅山水画卷。

“钱塘江尽到桐庐,水碧山青画不如。”出自晚唐诗人韦庄笔下的诗句,清浅明丽,亲切可人,如同江水带给人的温润熨帖的感受。钱塘江流入桐庐、富阳境内,被称为富春江,这一段江山之美,尤其桐庐境内,赢来题咏无数。苏轼这样赞美它:“三吴行尽千山水,犹道桐庐更清美。”而到了陆游,更是触目所及皆堪怜爱,“桐庐处处是新诗”,乃至生出热切的向往,“安得移家常住此”。

诗人们寄情山水,屐痕处处,遍览天下美景,眼光往往挑剔。但桐庐却让他们这般迷恋痴醉,不吝赞美,不难想象,它该有着怎样独特的魅力。

千百年间弦诵不绝的古典诗文,也仿佛一条长河,有着自己的上游和源头。对于这个地方,早在南北朝时期,吴均的《与朱元思书》一文中,就已经有着极为生动的描写了。“风烟俱净,天山共色。从流飘荡,任意东西。自富阳至桐庐一百许里,奇山异水,天下独绝……”在桐庐的几天,与富春江时即时离,每次相逢也都是不同的河段,但不论是在哪里,只要看到一泓碧绿的江水,这些几十年前已背诵如流的句子,就会又一次鲜明活泼地跳进脑海。

诗画不分家。富春江的涛声,在诗人吟哦声中化成一行行韵脚,而它的浪花溅落到宣纸上,便晕染成一幅幅画卷。元代黄公望的传世名作《富春山居图》,描绘了富春江两岸的初秋景色。六百多年前,年近八十的黄公望游历至此,感慨于这里“山峰俊奇,峡谷雄伟,江流气度不凡,美不胜收”,于是长住下来,用整整四年的时光,走遍富春江两岸的峰峦林壑,绘就了这幅被誉为“画中之兰亭”的山水长卷。据说,八成画面都取材于桐庐境内的江山景色。画卷上,天地静穆,远山微茫,江阔波渺,林峦浑秀,草木华滋,村舍茅亭之间,樵夫钓客的身影参差隐现,弥漫着萧散淡泊的诗意。凭借艺术的非凡力量,大自然之美获得了永恒的生命。

我与富春江的首次相遇,是在桐君山对岸。隔江北望,富春江与其支流分水江交汇处,一座青黛色的山峰仿佛浮在水面上,林木蓊郁。这便是桐君山,旁边是桐庐老城。翠峰如簇,在宽阔澄碧的江面上投下浓重的倒影,又被阳光和江风撕扯成一缕缕一片片的粼粼波光,跳荡不已。几只白鹭悠然地掠过眼前的江面,转瞬间又隐没于不远处几株榕树茂密的树冠中。

桐君山是桐庐的标志,桐庐的地名也与这座山有关。相传有一老人,于此山中桐木之下采药结庐,人问其名,老人不语,手指桐木。后来人们就称其为桐君,其所居之山为桐君山,所居之屋为桐庐。这便是桐庐命名的由来,散发着浓郁的隐逸气息。而桐君老人,也成了后世供奉的中药鼻祖。

钟灵毓秀的风光形胜,丰盈飘逸的诗画情韵,桐庐的大自然构成了一种十足的魅惑。置身这样的环境中,显然更容易萌发对于自由洒脱生活的向往。将身心融入这一片清幽山水,观烟岚云霞,听松涛流泉,这样的诱惑,岂不是自然而然且难以抵抗?

的确有人以一种义无反顾的决绝,将整个生命交付给这里的灵山秀水。在富春江最美的七里泷一带,江面宽阔,碧波湍急,翠峰簇拥,密林森茂。远眺江畔,那一处高阁连亘、飞檐翘角的所在,便是严子陵钓台。严光(字子陵)为东汉时代的高士,曾与刘秀一同游学,后来刘秀即位光武帝,以盛礼邀严光入京,许以谏议大夫的高位。严子陵固辞不就,归隐富春江畔,耕钓以终。清晨,山林间飘荡着淡蓝色的雾气,黄昏,江面上闪烁着碎银般的波光;奔泻直下的溪流,振翅高翔的水鸟,修竹佳木在和风中窸窣作响,岩石旁侧有奇花异草静静开放……数十年间,这些风景成为他生命的背景。每一幅画面,每一个细节,都是对自由旷达的生命方式的生动诠释。

一缕精神的烟云,自此间的林泉烟霞中氤氲而出,穿越时空的阻隔,弥散在后世众多典籍文章的册页和字行之间。严子陵甘愿做一名烟波钓叟,在大自然中寄托自己的灵性。这便是仰观俯察,静思默想,体味万物之美,探究存在的奥秘,并从中获得心灵的愉悦,精神的提升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